摆脱游戏网站_电子游戏下载-最新电子游戏

  • A+
所属分类:节日知识
百年前,大将军率领三千亲卫毅然决然的守在了天兵谷中,激战三日夜后重创了三万御兽部主力,将御兽部刚刚兴起侵犯中原的念头掐死在了血月郡的天兵谷中,自那一战后,将军和部下三千将士全部战死,那场决战的鲜血染红了整个天兵谷,到现在天兵谷的所有石头还全部是红色的,据传这是那些忠魂死后依旧在守卫着那条通往中原腹地的必经之道,久久不愿散去,当真是虽九死而无悔矣!”说到这里原本慷慨激昂的张亚敏语气变得有些低沉,轻轻一叹“自那以后,这所向无敌的破军刀法便已经失传,可恨当时奸佞当道啊”说到这里狠狠的一拍桌子。离凡尘虽然从上官慕白那里学到了很多,但毕竟时间有限,而且上官慕白可没心情给他讲这些,当时演练那破军刀法时也是略微提了一下,所以此时听到张亚敏讲出这些事迹,也是听得津津有味,有些神往,不过原本有些悲壮的氛围被这张胖子一掌拍的却让他觉得有些好笑了,暗道“真不知这种性情是怎么做成这般大买卖的”随即也不理还在愤愤不平的张亚敏,指着那串用皮毛做的东西问道“这些皮毛串在一起有什么用”张亚敏听到离凡尘问话,也不再愤愤不平了,平复了一下心情,喝了口酒道“小的有失仪态,让离公子见笑了,小人也真是把公子当成自己人了,所以才这般毫无顾忌啊”离凡尘哈哈一笑“这些天下来,我也早把掌柜的看成是大哥般了,既然现在掌柜的把我当成自己人,这小人小人的就不必了,显得生分,而且听起来总是觉得很怪异”张亚敏一听连连摆手“不行不行,这不仅仅是礼仪问题,如果被帝国知道,那可是重罪,犯不得,犯不得啊,要掉头的”离凡尘看张亚敏的样子也不似客套,应当是帝国对于这些真的督查的很是严厉,想了片刻道“也好,不过当着外人面大家依旧正常称呼,这私底下如果掌柜的不嫌弃,我就称你一声大哥了,不要拒绝,如果拒绝那我也不说什么,现在下车,咱们各奔东西也好”张亚敏听完慢慢地喝了一口酒低着头缓缓道“你所说当真是你所想,你要知道这世间不仅仅是帝国对于阶级地位看得很重,便是寻常百姓也是极为重视的,在这种大势之下,你要是与我如此结交,被人知道也会被看不起的,这种滋味可是很不好的”离凡尘看着张亚敏笑道“我相信我这第一次结交朋友也是不会看错的,这天下悠悠之口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没经历过,不知道也不会去管,但如果有一天这天下所有人都不喜欢我,难道我还要去自裁才是?”张亚敏听到这话猛地抬起头盯住了离凡尘的眼睛,就那样看了很久很久,离凡尘一直那么温和的笑着,与他对视着,没有丝毫闪躲,眼睛明亮清澈,如同一潭清水,可以清晰的看到底部的纤毫。终于张亚敏低下了头,双手颤巍巍的拿起酒倒满了两杯,然后自车内的暗格中拿出一把精致的短匕抬手一划,给两杯酒中各滴了一滴血进去,离凡尘虽然没见过但也听过,也不迟疑单手一划,运功逼了两滴血出去,张亚敏看到离凡尘毫不迟疑的举动后,并没说什么,只是拿起自己眼前的杯子,双目盯着离凡尘深深吸了口气道“好,既然贤弟这么说了,那么,从今以后,你就是我张胖子唯一的兄弟,咱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生死与共,来,贤弟,干了!”说完一仰脖将那杯酒一口吞下,离凡尘收敛笑容认真的叫了声大哥后也一口饮尽了那杯酒,两人举着空杯双目对视同时哈哈大笑起来。张亚敏笑的极为畅快,极为大声,极为高兴,直笑的满脸通红,肥胖的身子有些微微喘不上气才慢慢停下,对着离凡尘道“贤弟方才问那串皮毛,我这便说与你听。

  离凡尘虽然从上官慕白那里学到了很多,但毕竟时间有限,而且上官慕白可没心情给他讲这些,当时演练那破军刀法时也是略微提了一下,所以此时听到张亚敏讲出这些事迹,也是听得津津有味,有些神往,不过原本有些悲壮的氛围被这张胖子一掌拍的却让他觉得有些好笑了,暗道“真不知这种性情是怎么做成这般大买卖的”随即也不理还在愤愤不平的张亚敏,指着那串用皮毛做的东西问道“这些皮毛串在一起有什么用”张亚敏听到离凡尘问话,也不再愤愤不平了,平复了一下心情,喝了口酒道“小的有失仪态,让离公子见笑了,小人也真是把公子当成自己人了,所以才这般毫无顾忌啊”离凡尘哈哈一笑“这些天下来,我也早把掌柜的看成是大哥般了,既然现在掌柜的把我当成自己人,这小人小人的就不必了,显得生分,而且听起来总是觉得很怪异”张亚敏一听连连摆手“不行不行,这不仅仅是礼仪问题,如果被帝国知道,那可是重罪,犯不得,犯不得啊,要掉头的”离凡尘看张亚敏的样子也不似客套,应当是帝国对于这些真的督查的很是严厉,想了片刻道“也好,不过当着外人面大家依旧正常称呼,这私底下如果掌柜的不嫌弃,我就称你一声大哥了,不要拒绝,如果拒绝那我也不说什么,现在下车,咱们各奔东西也好”张亚敏听完慢慢地喝了一口酒低着头缓缓道“你所说当真是你所想,你要知道这世间不仅仅是帝国对于阶级地位看得很重,便是寻常百姓也是极为重视的,在这种大势之下,你要是与我如此结交,被人知道也会被看不起的,这种滋味可是很不好的”离凡尘看着张亚敏笑道“我相信我这第一次结交朋友也是不会看错的,这天下悠悠之口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没经历过,不知道也不会去管,但如果有一天这天下所有人都不喜欢我,难道我还要去自裁才是?”张亚敏听到这话猛地抬起头盯住了离凡尘的眼睛,就那样看了很久很久,离凡尘一直那么温和的笑着,与他对视着,没有丝毫闪躲,眼睛明亮清澈,如同一潭清水,可以清晰的看到底部的纤毫。

  这串皮毛还要从这入云山的山寨说起,这入云山除了夏侯雄的入云寨势力最为雄厚外,下面次一点的还有九寨十八洞,这其余的九寨寨主各个武功高强,下面统领了数百壮丁,各个刀头舔血,尽是亡命之徒,而那十八洞则是再为次一些的头目,分属各个山寨,统领数十上百人不等,外面之人称这入云山盗匪为一龙九虎十八狼,但是真正主事的却只有十人,便是这十寨寨主,你且仔细看,那段皮毛是不是有十一段”离凡尘凝目细看,果然是十一段,第一段最长,其余十个除了颜色不同长度全部一样,而那第一段不仅比其余十段长了一倍,还要大出一圈。离凡尘想了想对张亚敏道“想必这十一段毛皮正是代表了整个入云山的盗匪吧”张亚敏颔首笑道“贤弟思维真是敏捷,不错,这十一段皮毛正是代表了整个入云山盗匪,后面十段不说想必贤弟也猜到了,不过这第一段却是大有来头”“哦,难道这第一段不是代表那入云寨”张亚敏微微摇头,轻轻道“那十八洞不过是附庸罢了,怎有那个资格占据一段,这最后十段代表了包括入云寨在内的十个山寨,而那第一段却只代表了一个人”“一个人?”“不错,一个人,但是没人知道这个人是谁,甚至连性别都不知道,只知道他可以号令整个入云山的劫匪,即便那夏侯雄见到这个人也要跪拜相迎,他一句话就可以决定这整个入云山所有盗匪的性命,他才是这整个入云山的真正主人,不过这个人似乎从来都只是一个传说,因为他从未现过身,而这个人也是整个入云山最大的秘密”听到这里离凡尘先是好奇,随后微微一笑,若有所思的道“竟有这等事,倒是有趣”看到离凡尘有些跃跃欲试的神情,张亚敏叹道“贤弟可莫要不信,要知道,世间之事并非都是空穴来风,万事还需谨慎才是”离凡尘笑道“多谢大哥提醒,小弟的本事还是有些的,说到这里倒是有一事要问大哥”张亚敏摆摆手“尽管讲来,你我兄弟不需客气”“这些时日观察下来,发现大哥这商队护卫倒是不少,足有数百,但都是习了一些粗浅功夫的寻常武夫,好像并无什么高手,以大哥的财力想必不难请一些高手坐镇吧”张亚敏听完长叹一声道“自从我等商人被贬为下九流之列,但凡遇到乡野村夫都要低上一头,虽然富有却被所有人瞧不起,那些高手侠士大多清高孤傲,要么是一派掌门,要么潜行隐修,便是贪恋富贵繁华的加入行伍,也能封侯拜将,再不济加入天武殿也是帝王身边行走的护卫,一般官员都要礼让几分。这财物固然重要,但自古以来,尚武重文,无论武者侠士或者名流大儒都是极重身份与名望的,要他们与我们这等下流之人呆在一起,他们是宁死也不愿的,即便有些少数之人能被请来,要么毫无本事,要么是桀骜不驯,恶贯满盈之辈,这些请来倒不如不请了”“原来如此,想不到大哥如此富有,处境却是这般艰辛,不过这没有高手保护,所谓巨利动人心,难道不会出什么事”“这倒是不怕,因为这种事几百年都不曾出现过了,那些正道大侠掌门肯定不会做这些,至于邪派之人也是不敢,这好像是帝国与江湖各个宗门有什么契约,无论前朝还是今朝都是如此,具体倒是不清楚,只知道大概有这么个事才是”两人正谈论间,车外传来一个声音“掌柜的,护卫队林队长前来有事相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